一片儿云

【卡带】《早》

普通人背景,中年组,同居,在一起设定,人物OOC。
想看看他们的日常,在带土闹起床气的时候……卡卡西会怎样做呢…?
一篇小短文(笑)

3500是我的了。

八月的阳光不如六七月的晒眼,却也依旧难以忍耐,透过窗帘的细缝,毫无阻碍地照在了床上那人的眼睑及各个地方,带着如烧灼般的温度。

昨夜提前定好的闹钟此时准确的响起,清脆的声响敲击在还未彻底情醒的大脑里,那扰人的清响让本就不太好的心情腾生出一层郁闷和烦躁来。
揉了揉眼,宇智波带土粗暴地将闹钟拿起,看清时间后毫不犹豫的甩向门口。

“嘭!”

闹钟使劲儿地冲向门板,在落地前碎成了一堆破破烂烂的零件,落在地上所发出的叮当声好似在哭泣被怎样不珍惜着,木门也像是在委屈的指诉着床上那人不讲理的脾气般发出吱吱呀呀的声响,而床上躺着人连一个余光都不肯施舍,转过身去将头蒙住,遮挡那过于灼人的光线以及外界的声响。

“带——土——”

噪音刚结束,门外又传来了呼喊,略显冷清的嗓音拉着长长的调子,本显得冷清磁性的声音顷刻之间被本人毁的一干二净,有点带着懒散的意味。

“起——床——啦”

指尖抠紧了被角,蒙着头在被子底下仍然不为所动。

门把被轻轻转动,向里推开的门带着一地的残骸吱呀着与地步摩擦发出刺耳的声响。

“哦呀……”

卡卡西瞟了一眼地上闹钟的零碎组件,未带口罩的脸上浮现出了无奈的神情,就好像仿佛看到了被寄养在自己家里的小鬼大早上被不悦的声响所吵醒而爆发出了恐怖的起床气一样,胖乎乎的小脸似乎都皱在了一起,黑而亮的大眼睛迷迷糊糊地带着十分不悦的神情扫视着眼前可供发泄的物品,然后别扭却非常生气的乱发着脾气摔东西,发泄完又像是什么都不知道到样子钻进了被窝里补着回笼觉,好像一点也没有犯错的罪恶感还那样的理直气壮。
笑意慢慢地浮上脸庞,走向床上那个像是闹脾气一样小孩子气的人那儿去。

啊啊……明明比我大一岁呢。

卡卡西像是想到了什么,笑容不禁又扩大了几分,带着嘴角那颗浅淡的小痣,明明只是微笑,却让人能腾升出一种就这样定格吧,这样的笑容,即使被照下来表上美丽的相框,被珍藏爱护的好好的,却还是不够,还想贪心的知道被这样宠溺着微笑的人是谁呢?真是好羡慕呢。

“带土?”

沿着床沿坐下,轻轻推了推床上鼓起的白色大团子,声音不像在楼下那样拖着嗓音大声的呼喊,反而轻柔的像是一句问候。

好似多年未见的朋友,再次相遇时是在一家咖啡店的转角处,彼此一眼就认出了对方,却都没为对方停下脚步,而是心照不宣的互相点头算是问好,在即将错过的时候,却又忍不住放轻呼吸小声的说道:“好久不见。”

“带土呀……”

“嗯……卡卡…西?。”

团子里面带土所发出的声音闷闷的,听起来不是平常的低沉沙哑,而是带着一丝微妙的困觉气息和软糯感,还有没睡够的迷糊感。
慢慢将头探出,黑色的短发刺刺的支楞在空气中,额角带着一点被闷出的汗水,秀气的眉毛微皱,接触到目光的瞬间下意识的咬住下唇轻轻摩擦,那双相对男性来讲还要大且漂亮的杏仁眼眯了眯,像是没反应过来似得盯着卡卡西的脸愣神。

嗯……发愣的样子也以外的可爱。
有点可惜没拿手机上来呢。

带土终于反应过来的时候,卡卡西已经将额头和他的互相抵在一起了,连鼻尖都挨着了,丝毫不嫌弃他的汗液,呼吸间的吞吞吐吐都在和对方交换着空气斯磨着。

“带土——”

他听见卡卡西这样叫他,每吐出一个音节嘴唇都似乎和他的蹭在了一起,他愣愣的与那双眼睛对视着,眼睛不似他的大,也不比他的黑,但里面却好像包容着似海般宽大温和的柔情,让他不自主的深溺其中。

“——要起床啦,不然……”

这次卡卡西不再贴着额头,而是转移到耳边。
慢慢的朝耳道吹了下气,在成功的感觉到身下的人颤了颤后,不禁轻笑了下,才将下半句话将了出来。

“……不然,就不要起了?”

“一直待在床上的话…………那就做些…美妙的事情吧……?”

“我可是在…威胁你哦。”

就快被大白狼吃掉的,愣着神敲可爱的黑色短耳兔~

====
END
====

第一次写文来着,没把握。
带土生日刚过就是要写小甜饼。
我不太能理解我写的是什么。
我和茫然啊。
我为什么要选八月的早晨?
……
我脑洞的错。
……
我……是个画手来着……嗯……

为你献上最爱你的人

生日快乐呀~我挚爱的少年❤

抱歉!迟来的圣诞礼物!
各种发型的源!

啊我终于回来了。
最近真是沉迷于阴阳师无法自拔啊。
为什么一直抽不到。
来个SSR好不好。
啊……我好像静静……

没搞懂
为啥我上色和不上色的区别会大到让我自己怀疑人生[二哈]
既然我觉得源氏那张有点辣眼睛[二哈]
那么你们也看看吧[二哈]
不!用!客!气!

被基友磨出来了成果_(:3」∠)_

我好方(哆嗦)

晚安呸午安啊各位!(反正我是困死了)

好想写文来着
但是没有文采
而且只会啃肉

我到底在干嘛?

算了

一天的摸鱼_(:3」∠)_